亲子共读给孩子“精神哺乳”
发布时间:2017-07-24 17:35:00
   亲子阅读,对于早教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。但随着故事机、早教机、音频APP、智能机器人等各种“有声读物”的大量涌现,“听书”这种既解放孩子双眼、又解放了家长精力,还能把碎片时间利用起来的“读书”方式迅速受到了广大新生代父母的青睐。然而,面对这种新颖的学习形式,在“2017科学早教大会”上,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、儿童文学作家保冬妮和儿童绘本作家、画家麦克小奎等业内人士却指出——

听书,永远代替不了阅读

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,很多职场女性忙于事业而缺少对孩子的陪伴。而故事机、早教机、音频APP、智能机器人等各种“有声读物”的出现,恰好为职场妈妈“雪中送炭”。但这种做法,在儿童文学作家保冬妮看来,是不可取的,“机器课程设计的再丰富,也永远代替不了父母。因为孩子无法从机器上获得妈妈的体温、爸爸的力量。”在“2017科学早教大会”举行的“科学早教30人论坛”上,保冬妮的分享,触动了很多妈妈的软肋。

保冬妮的这个观点和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不谋而合。在同为“科学早教30人论坛”成员之一的王志庚看来,亲子共读有三个重要元素:孩子、成人和书,三者缺一不可。“因为绘本本身融合了音乐、图画、文学、戏剧等综合艺术形式,是一种图文结合的儿童文学读物,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儿童视觉启蒙媒体。APP把绘本变成了音频,从科学早教的角度来说,这不是科学的阅读方式。”

早在今年六一儿童节前,王志庚就曾撰文呼吁重视亲子共读。在他看来,用“听书”替代“看书”,对于阅读素养尚未形成、阅读习惯尚未建立的未成年人来说,特别对于学前儿童来说是具有一定负面作用的。“千万不能随便放任儿童长时间听书,应该选择和控制儿童听书的时间,选择合适的听书内容。”他还提出了一个非常独特的题目:《别让“听书”伤害了孩子的眼睛》。

“最重要的是,绘本本身就是翻页的艺术,让孩子在阅读的过程中感受纸张的质感,体验翻阅的乐趣,这是‘听书’所代替不了的。”王志庚说。

其实,王志庚所提及的翻书带来的收获,也让儿童绘本作家、画家麦克小奎激动不已。

作为一名爱心志愿者,麦克小奎经常去给打工子弟小学的孩子们讲绘本。“有一次我给孩子们讲《小船的旅行》,待我们把故事讲完翻到最后一页时,突然出现了一张超出正常页面好几倍的超大拉页,然后无数条船都出现在一幅画里,孩子们的眼睛都盯在那里许久……”小奎说,当时感觉孩子们心都跟着画面荡漾起来了,顿时觉得翻书的感觉是那么幸福。

“如果爸爸妈妈能和孩子一起拥抱新媒体,让孩子感受另一种不一样的存在,也是未尝不可的。”小奎说,听书和阅读两者之间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关系,但绝不能是替代的关系。因为每一个时代、每一种方式都有它独特的、不可替代的美好。“家长和教育工作者,应怀着最初去拥抱绘本的初心,拥抱一切美好的事物,取其精华,助力孩子的成长。”

亲子共读,“精神哺乳”的过程

亲子阅读对于儿童一生的全面发展也起着关键的因素。在王志庚看来,儿童的发展是一个逐渐进阶的过程,孩子处在不同的生命周期,会有不同的发展需求,而父母能够在亲子共读过程中更加全面地观察、了解孩子的兴趣,从而发现孩子身上的特长甚至欠缺的地方,从而重点培养、重点开发,这对孩子未来的成长十分重要。

“亲子共读,受益的不止是孩子的成长。”王志庚坦言,他自己便是亲子共读的受益者。“我的女儿今年8岁,她的生命是在和我一起阅读中长大的。我希望她通过阅读而成长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、一个合格的读者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的儿童观、教育观,包括文学观等都有了很大的改变。”

“早期阅读,对孩子而言,其实是一种‘哺乳’的过程,我更愿意把这个过程叫做爸爸妈妈给孩子的‘精神哺乳’。”保冬妮说,早教机等媒介可以放一些录音给孩子听,但是无论如何,这些方式都无法代替爸爸妈妈搂着宝宝,在熟悉的声音中穿越丰富情感世界的体验。所以,在她看来,早期阅读,不是学习、也不是教育,更多是由父母给予孩子的情感支撑。“而这种情感的支撑不仅仅在当下对婴儿很重要,因为这个情感支撑会影响这个人的一生的快乐和幸福。”保冬妮说。

文章来源:《人民政协报》